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玉华博客

学做一个有思想的教师,做一个有良知的人。

 
 
 

日志

 
 

父亲依然活在我的岁月里  

2018-03-25 19:5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依然活在我的岁月里

父亲离开我已经十一年了,好像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那年我的儿子12岁,现在23岁。我时常想起父亲,父亲依然活在我的岁月里,尤其是在我的年龄越来越大的时候。

我们兄弟众多,家境很不富裕,他供我们上学,担子全部压在他的肩上。父亲起早贪黑,不晓得疲倦似的,忙里忙外,家里田中。我们年龄小,不懂得帮忙,大小事务全由父亲和母亲承担。我们家成分不好,爷爷被划分为“富农”,没有人乐意搭理我们,父亲更不敢在大家面前大声说话。

父亲在极不情愿的状况下辍学的,以致后来,多次在我们面前说,“成分论”让他失去了学习的机会。他在班级是学习很用功的一个,老师也很喜欢他,成绩出类拔萃,“政治运动”让他们那一批人成了受害者,不得已回家务农。父亲写的一手好字,经常在纸上涂写。在他离世的前一段时间,他还写信给我们夫妻俩,叮嘱我们好好生活。

父亲大我母亲五岁,有人说,夫妻中男比女5岁婚姻最稳定。可是他们经常吵架,我记事时起,大吵小闹不绝。父亲和母亲都是急躁性子暴脾气,不晓得谦让容忍,为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能大打出手,闹得不亦乐乎。我害怕他们吵架,他们吵起来不顾及我们,打骂不忌讳,我们站在一边孤立无助,不知道如何是好,只盼望来人劝他们早结束争吵。如果真的有人来了,事态就会很快平息;如果没有人来,父亲或者母亲中一个人觉得无趣了,争吵自然就偃旗息鼓,我们悬着的一颗心就放下来,恢复以往的快乐。第二天,父亲和母亲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有说有笑,什么事也不耽误。我很奇怪,他们怎么没有记性呢?现在想想,如果当初他们有记性,那我们该是多么的难受!

生活渐好,父亲暴躁渐少,对我们也关心起来。那时大哥二十来岁,父亲觉得,在家耗着不是件事,就想让大哥出去闯闯,学一门手艺,父母认为手艺人是饿不死的。可是这事要大队里同意。父亲就张罗,请来大队干部来家搓了一顿,事情就圆满解决了。

我小时候很贪玩,一有空就会跑出去。我一玩就想不起家里任何事。父亲空闲就编织竹篮,赚点生活费,就让我们在家帮忙,抽竹丝,摆篮底子。而我最不喜欢干这些事,做这些会把手戳破,磨掉手皮,很长时间都好不起来。那天下午下过大雨,我跑到邻居家,正好邻居搬着渔网到河坝上捕鱼,我一路小跑跟着,快乐的像是我家捕鱼似的。等到傍晚我一到家,父亲一问原委,知道真相,立马张开手罩着打我,打得我头昏眼花,罚跪到晚。我跪着呜呜咽咽,在哼哼唧唧中睡着了,是母亲把我抱上了床。多少年过去了,我还记得那次被罚。以后我再出去玩,都要父亲允许才行。

我上小学的时候,已经九岁了,岁数够大的,父亲认为我二年级成绩不好,又让我留了一级,我非常不乐意,中途总想到三年级上课,可是我盼望了很长时间还是没有如愿。这给我很大打击,我明白不是任何事都能如人所愿,不努力就不行。我学会了认真学习,成绩不断进步,成了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到了初二,一次学校召开家长会,父亲破天荒地第一次参加了。那次我期中考试成绩班级前几名,老师在父亲面前表扬了我,这让父亲很享受,认为我将来会有出息,从此改变了对我的看法和态度。

后来我考上了县中,父亲很是高兴,县中的高考升学率是非常高的,邻居的孩子在县中读书,就考上了大学,我无疑成了全家的希望。县城离家很远,我不得不住校,学校伙食是把粮食交到学校食堂,打饭吃。一到交粮的日子,父亲就骑上一辆老旧的自行车,一路吱吱呀呀,一路满面春风,把粮食送到我的宿舍,看上我一两眼,叮嘱我三两声,又在吱吱呀呀声中回去了,没喝一口水,没打一口牙祭,还是兴高采烈地走了。几十里土路,他好像不费什么劲。我也曾骑车回家过,累得我浑身无力,是不是父亲很强壮而我太虚弱?很久后我才明白。

父亲一直坚定地支持我上学,不让我做家务事。在兄弟姐妹中,我所做的家务活或农活是最少最轻的。但学习的最终结果并未如父亲愿。我只是将就着上了个师范,做了一名教师,这与父亲的愿望相差甚远,父亲并没有责怪,仍是乐呵呵地送我去上班。高中阶段,我并没有潜心忙于学业,受别人影响,狂热地喜欢了看小说。那个时候找到一本课外读物很困难,能从同学手中借到书看,我就像一个要饭花子讨到了一碗大米饭。书里的世界那么精彩,跌宕起伏的情节,让我手不忍释,甚至宿舍熄灯了,我还点着蜡烛偷看。而这,我一直不敢向父亲说,我怕他失望,我怕辜负他一片心意。而今,我说出来,他也听不见看不到了。假如当初说了,父亲打我一顿,也比现在好受啊。这世上没有假如,也没有曾经,只有愧疚,只是拷问。    

母亲的去世对父亲打击很大。2005年,父亲早晨起床,突然头晕,扶着墙,幸亏没有倒下。我接到消息,立马请假,奔向医院。父亲还在排队等候,歪坐在椅子上,见到我们,口齿不清地说着,手快速地比划着,见我没有听清楚,他就又开始哭泣,像个孩子似的,说他不想死,还有很多事要做。医生初步检查是脑梗,需要住院观察治疗。送父亲去病房,父亲不能行走,我只得背父亲。那是我第一次背父亲,也是唯一一次背父亲。我本来以为父亲会很沉,父亲可是我们家的大山啊,什么事离不开他,什么活少不了他。父亲能承受生活重担,一定有一个强健的体魄,我一直这么认为。可是当我弯下腰父亲趴在我的背上,我直起身才晓得父亲几乎被岁月耗光了血肉,只剩下一个与他年龄不相称的身体!轻的我不费什么力气就能背起他,我几乎不敢相信。岁月真无情,父亲不顾惜,想起父亲年轻的时候,挑担健步疾走,哪是我们能够抵及的。我背着父亲慢慢走着。我想,我的世界里,如果没有了父亲,那会是什么样子?我不敢再往下想。我也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尽管我的年龄越来越大,早也做了父亲。年龄再大,拥有父亲,我就可以遇事有人商量,心里有着踏实的安全感。

父亲年龄永远定格在73岁,人们常说,73鬼来搀,84鬼门关。逃过这一关,定会长寿。父亲最终没有坚持住。

如今我不断向这个数字靠近,我越是靠近,越是理解父亲的心境。假如当初父亲不拼命劳作,我们就可能没有饭吃,假如父亲不熬夜编织竹篮,我们就没有钱上学;假如父亲不努力照顾我们,我们就没有今天。他所付出的一切,完全是为了我们啊。可惜,我们那时太小,不懂得,不珍惜,也不会做,错过了很多帮助、理解父亲的机会,哪怕让他抬一抬头,直一直腰多喘一口气,也好啊。

我的孩子已经成人,他的成长和求学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可与我同日而语,为了孩子的成长,我付出的没有父亲那么苦,那么累,那么难,但是做父辈的心肠的是热的,对孩子的爱都是有温度的。

我只希望,天下的孩子都能理解父辈的心肠,等到他们回忆老一辈的时候,不要有我这样的愧怍。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