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玉华博客

学做一个有思想的教师,做一个有良知的人。

 
 
 

日志

 
 

老家剩余的记忆  

2014-12-29 13:57: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家剩余的记忆

        我们家在村子里是独姓,好像是在太爷爷那辈,从楚州的车桥逃荒过来的,渐渐的发迹,到了爷爷那辈,在村子里算得上是富裕人家了。记得父亲和我们讲过,解放前,他们兄弟几人长到南京玩,家里的花生用囤子囤起来,而邻居不少人家无粮食下锅。解放后,所有的家产都被收为国有,爷爷们成了无产者;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爷爷被打成富农,游过街,挨过斗,遭过批,吃了不少苦,从此我们家在村子里被人欺,受人歧视。我的父辈读过小学,因为成分,上再高一级的学校要验明正身,必须是贫下中农子弟才行。我们的父辈就此断了读书的念头。又过了一些年,农村土地分到组,我们家是单姓,孩子多,没有人愿意和我们家分在一起,最后只好组成杂姓组,和姓张的,姓王的联合起来,总算凑成了几户人家组成这个组。这个组的人家,要么孩子多,要么劳动力差,要么懒惰的多,而这,并没有影响父亲的心情,干活还是那么卖力。

        那个时代,成分就像刻在人身上的记号,犯人脸上刻的字,到哪里都认得出来。唯成分论的时代,把人不当人看是非常正常的现象,而那些贫下中农深受宠爱,贫穷好像是非常光荣的事情,我们家在这样的目光中生活了若干年。

        我记事的时候,已经到了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末,即将实行变革的时代。尽管农村依然萧条,生活依然贫苦,可是春天就要来临,春风就要吹来,父辈们的苦日子就要结束。分田到户势在必行,人们翘首期盼的大时代到来了。

        父辈们有了属于自己的时代,不怕吃苦,不怕劳累,在辛勤的汗水的浇灌下,我们饥肠辘辘的肚子,不再有催食的咕噜声,后来,我们家盖起来了瓦房,我们继续上学,不再受成分的影响;

        再后来,我们找到工作,脱离了农村,离开了土地,也离开了生我养我的老家。

        关于我们家的记忆,我只剩下这些,残缺的,零碎的。而我,一辈子都可能生活在这些残存的碎片里,它会一直滋养我,不时地让我反刍------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