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玉华博客

学做一个有思想的教师,做一个有良知的人。

 
 
 

日志

 
 

下水作文——相遇  

2011-04-28 16:24:03|  分类: 教育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利用学生写作文的时间,我用了50分钟左右的时间,也写了同题作文,博友请指正。这学期我开始和学生同题同时间写文章,感悟一下写作文的难与易。)

相遇

你是很多人追寻的偶像,是悬在他们心头的明灯。我不懂为什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你。

你在惠州酿出佳酿后,狂喜了一番,自斟自饮,弄得整个惠州都弥漫着酒香。朝云伴你身后,抿嘴一笑,重新看到了你脸上的笑容。她最想看到你的微笑了,这是她心里最朴素的愿望。谁知你身后的眼睛容不得你这么得意,放肆,一纸诏书命你跋山涉水,渡海到儋州——那个荒芜得没有烟囱冒烟的地方,对弱不禁风的文人而言,无疑是宣判死刑。柔弱的朝云禁不住病毒的侵蚀,挡不住人情的寒冷,熬不过冬日的低温,丢你而去。这是在你的伤口上撒盐啊。你彻身的疼痛。北宋的冬天格外漫长,特别刺骨。你孓然一身,拎着盛着家当的包裹,上路,蹒跚在潮湿、泥泞的路上,辨不清方向。而你没有怨言,只有大风起兮云飞扬一样的豪情,笑对前方。

你终于到达了那个渡口,从大陆到儋州的渡口,我就是摆渡的老艄公。我已经在这儿摆了多少年的渡,我也记不清了,我迎来一批又一批文人骚客,也送走了一拨又一拨羁旅之人。他们在远离故土故人的地方,阴暗的脸上没有笑容,而你,自在谈吐,笑脸常露,一副云游四方的闲庭信步。

我静静瞧你:多髯,隆颜,平静的脸上装满平静,看不出是降职远调凄楚,儒者风范!都说你修炼成仙成佛,俨然佛道已在你身上深深扎根。

我疾呼你快上船,你老迈的双腿不再轻便,60的人了,哪能像小伙子那样轻便!“不服老岁月催人啊。”你一声自嘲。坐定后,我问你为何到儋州去。你一笑不置可否。“儋州,也是人生的一去处,不云游海角天涯,岂不带着遗憾进土?如果能览遍儋州山山水水,定是人间一大享受,可惜了朝云不在,可惜了迈儿远离------”你的眼帘飘过一朵愁云,疏忽不见。

我没有听到你的抱怨,真感到疑惑。是什么疗愈了你心灵的创伤?我早就知道你在乌台诗案中的遭遇,湖州风雷,京城苦雨,黄州野地,赤壁怒潮,哪一处没有你艰辛的脚印?

在黄州,你把自己交付给了自然大地,道观禅院。与天聊天,与地抵牾,佛家谈佛,道家悟道。时时刻刻修炼,把一腔怨恨揉碎,抛在了脑后。你最终明白:人生的苦恼来自于自身。丢不开功名利禄,丢不开荣华富贵,也就开始了自我诋毁。苦恼,就是拿别人的开心惩罚自己。这永远没有尽头,没有结束。
那个微微细雨的早晨, 不必去理会那穿林字打叶的雨声,不妨一边吟咏着,长啸着,一边悠然地走。竹杖和芒鞋轻捷的更胜过马,有什么可怕!你披着一身蓑衣,只管在风雨中过上它一生。你完美地在我心里定格。 

我终于明白了现在的你,你看似疲惫的身躯里,有一颗强大的灵魂,把什么都看清了,也就把什么都看轻了。浮云不会飘在自己的眼前。

我问你,是否如此,你笑而不语。

我格外卖力地为你划桨,我要把你摆渡到儋州,也就把你摆到了天堂,脱离了中原,就是脱离了苦难。

有缘相遇,我抵牾到了我摆渡的意义,不只是帮人渡过这波涛汹涌的海峡, 更是把人从一个死胡同摆渡到另一个出口。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