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玉华博客

学做一个有思想的教师,做一个有良知的人。

 
 
 

日志

 
 

赵大爷小品  

2011-02-16 16:20:47|  分类: 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本山小品,只是一个字:土。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都是这个味。可是大家就是喜欢看他表演。从《昨天今天明天》到《卖拐》、《卖车》、《功夫》《不差钱》等作品,你都能笑得弯了腰,你不得不承认,赵大爷真有才。所以赵本山的小品似乎成为春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论年轻的还是年纪大的,春晚看不到赵大爷的表演就是遗憾。他就是这么让人等让人恨。今年的《同桌的你》是我看到的最不上心的,赵大爷或许累了,就是在台上不给力。网上说,这个小品今年又获得春晚小品类第一名。真是奇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小品谁表演都会是这个效果,根本没有发挥出赵大爷的实力。

赵大爷的小品给我们带来很多笑声。看多了也就感觉他摆脱不了自己身上的东西。出身农民,农民的气息在他身上尽显出来。不是小瞧农民,大家都是农民或农民的后代。他在台上有时把农民的陋习毫不吝惜地抖落出来,有伤大雅。

 他的小品的内容几乎都是拿底层人说事,农民,残疾人,穷困人,究其一点放大,无尽地嘲讽挖苦。好像有报道说过这个毛病。

尽管如此,大家还是深爱着赵大爷,因为生活少不了笑声,想笑就要找赵大爷。你说怪不怪?这是个俗文化的时代,也是寻求刺激和安慰的时代,赵大爷的小品真好适应了大家的需求。

 

 

 赵本山是一座愚昧的大山 (转载) 

肖 鹰

  赵本山的问题,在于愚昧。

  因为愚昧,赵本山在2011年,竟然敢公开违反中国宪法,在央视节目中宣称:“徒弟离婚必须我批准”。赵本山本人,就是在走红成名之后与初婚妻子离婚,过上了今天的“幸福生活”(?),现在却横过来“管束徒弟离婚”。他如此的愚昧,不仅落后于上世纪50年代《小二黑结婚》中的封建父权意识,而且是以旧社会的帮会头子的恶霸公然蔑视保护婚姻自由的国家宪法。

  因为愚昧,赵本山抗拒一切帮助他可能走向文明的批评,在春晚舞台上以愚昧当幽默、以低俗作娱乐,将丑化农民形象、败坏大众文化趣味的愚昧表演进行到底。赵本山不仅不懂得经历了改革开放三十年社会巨变的中国农民,也不懂得20世纪下半期以来中国农民的甘苦悲喜。但是,他懂得在今天“装农民损农民”的商业价值,这是一种装瞎子骗黑心钱的愚昧。

  因为愚昧,他不以愚昧为局限,反以愚昧为本事,把他那张愚昧的大脸拿到当今国际舞台上去炫耀。2007年,他利用美国侨胞的中华民族爱心到美国“巡演”,不仅把刘老根大舞台的猥亵、粗鄙、俗烂之气表演得淋漓尽致,而且还无耻宣称:“大概全中国的精神病人都在我赵本山刘老根队伍里”。在国际社会中,炫耀愚昧、贩卖低俗,以丑恶为强势,除赵本山之外,无第二人。(参见:http://msn.people.com.cn/GB/170756/12363731.html)

  赵本山的愚昧不可怕,可怕的是愚昧的赵本山被央视春晚塑造成了一座愚昧的大山。春晚总导演们就像“吸毒”一样,形成了一种对赵本山的“毒品性依赖”。连年来,对赵本山小品“老者生厌,少儿不宜”的抨击之声已成滔天之势。赵本山,为什么在春晚舞台稳坐“小品王”的江山,自己的身体不行了,吸着氧气也要上?就是因为春晚老总们离不了这位“愚乐中国”的“本山老师”。

  现在春晚舞台上的赵本山,把愚昧当幽默,以低俗作娱乐,将春晚舞台演变成为赵家班低俗娱乐产业的帮会舞台。赵本山以其愚昧将春晚低俗化、帮会化,“春晚败在赵本山”已是不争的事实。

  多年来,有识之士坚持批判赵本山,就是要推动有关方面从春晚舞台上搬走这座愚昧的大山。 

 

 

附教授对春晚的评价,其中包括对赵本山小品的认定   

 

肖鹰对央视春晚的文化批判

美学教授:春晚核心导向应是维升中华民族文化认同感

央视春晚的特殊地位,决定它应有准确定位、必要底线和正确导向 

记者 黄冲 

《 中国青年报 》( 2011年02月17日  ) 

   近日一场论战让春晚之后略显沉寂的舆论场又开始沸腾。2月8日,清华大学美学教授肖鹰发文《春晚导演莫学“苏紫紫”》,对春晚语言类节目总导演马东提出批评。2月9日,马东专门开通博客,进行了言辞激烈的回击。这场论战引起媒体强烈关注,也将公众的注意力引向了未来春晚的方向之辩。

  2月13日,此前谢绝过多家媒体采访要求的肖鹰教授,接受了中国青年报记者的独家专访。他说,接受本报专访并非回应马东博文,而是希望从正面、建设性的角度,探讨一些关于春晚的问题。

    春晚明星化竞技化的背后,是文化演艺行业被利益集团化了 

  中国青年报:您为什么对今年央视的春晚不满意?

    肖鹰:这其实是一个怎样看待央视春晚的问题。有人说,春晚不就是让大家乐一乐吗?但你不要忘了,央视春晚是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节日和中国中央电视台的结合体。春晚有今天的地位,与近30年来春晚主创人员的辛苦奉献有关,但更是改革开放新形势下的国家体制决定的。

    央视春晚的特殊地位,决定了它不能只是乐一乐。它应有准确的定位、必要的底线和正确的导向。

    我认为,春晚要定位于中华民族的春节联欢。它的导向,是在21世纪新形势下,维系和提升全球华人的民族文化认同感。春晚的底线,是要尊重新时代中华民族的伦理道德、生活情趣和个人尊严,让人们在乐一乐的同时,没有感到被取笑、侮辱、歧视、排斥。

    但在近年包括2011年的春晚中,我们看到不少节目,特别是作为收视重点的小品、相声,丧失底线的问题日益严重。

    前几天,一个朋友跟我聊天,说除夕一家老小看春晚,看到小品《同桌的你》说到“走进一个苞米地,此处省略多少个字”时,他10岁的女儿跟着大人们一起笑起来,让他觉得特尴尬。

    这几年春晚语言类节目充满类似噱头,好像大家都习以为常了。难道国人非此就不乐了吗?

    中国青年报:逗乐是相声、小品的看点,招大家笑了,还不好吗?

    肖鹰:你不能用笑或不笑作为艺术价值的标准。我们是要让大家笑,但也要笑得有点意思,不失尊严。赵本山和春晚导演的问题,在于他们片面地以取悦大多数人为借口,以制造低俗的“笑果”为能事,把春晚观众的趣味一再往低处拉。

    按照他们的逻辑,要让观众乐,就只能以嘲弄残疾、智障等弱势群体,用挑逗性的暧昧想象为技巧。这是低于广大公众欣赏趣味和伦理底线的,而且也低于农民的伦理底线。

    春晚导演和赵本山一味强调只有“俗”才能满足大众需要,仿佛大众天然不能接受“雅”。在他们看来,“俗”和“雅”好像水火不容。这实际上是歪曲审美规律。在人类审美活动中,“俗”和“雅”只是不同的审美表现形式。“俗”并不是“低俗”,它在形式上是纯朴自然,在内容上是新鲜生动,也就是大家讲的“接地气”。这样的“俗”文艺,大家都欣赏。刘姥姥进大观园(《红楼梦》经典回目——编者注)俗不俗?侯宝林的相声俗不俗?但它们都是中国人共同喜爱的文学艺术。“俗”不能是形式上的粗制滥造和内容上的阴暗猥亵,“俗”不能是“低俗”。公众对现在春晚的普遍不满,学界对春晚的严厉批评,就是针对它的“低俗”。春晚导演和赵本山们在回应时,偷换概念,硬把“低俗之辩”,炒成“雅俗之争”,这是掩人耳目。

    春晚主办方一直强调,国大人多,众口难调,因此春晚难办,有些观众不满意是理所当然的。这话听来似乎是那么个理,但其实也是逃避责任的托词。中国人多,但都是中国人吧?大家认知、情趣差异大,但都生活在21世纪的中国吧?如果你找着了“21世纪中国人”这个文化共同点,就确定了春晚的操作底线。在这个底线上寻求多样化、差异性,你就游刃有余。

    我认为早期的春晚导演对这个共同点找得准,对底线把握得也好,留下许多广受欢迎的经典节目。现在的春晚导演,为了出“笑果”一味趴在底线上活动,能不低俗,能不招骂吗?

    中国青年报:您认为春晚究竟应当怎样定位?对于春晚主要演员固定化,比如“赵本山钉子户”,您有什么看法?

    肖鹰:春晚办了28年,为什么只成就一个赵本山?难道不是春晚定位和节目创新机制出了问题?

    我有一个问题,春晚究竟是体现我们民族文化趣味、表现春节喜乐祥和的舞台,还是要成就“只有第一、没有第二”的商业娱乐竞技场?

    我认为,春晚不应成为商业竞技场,春晚是万众联欢。然而,多年演变下来,春晚现在不仅变成了垄断性的娱乐竞技场,而且还变成了“星工场”。为什么那么多人打破头要挤进春晚?因为春晚不仅是艺人演员圆梦之地,也成了表演者和其背后支持者一夜暴富的地方。

    小沈阳2009年一上春晚,就从一位普通的商艺演员一夜成为“全国红星”,身价猛增。是小沈阳演技高吗?他真为观众奉献了艺术佳作吗?成名三年了,小沈阳的表演,今天不仅被专业人士也为普通观众所诟病,批评声音日隆。但连续三年,赵本山“带病坚持”带他上春晚,为什么?说白了,因为赵氏商演集团要想可持续发展,需要新的大腕作卖票招牌。

    春晚本来是一个全民公益联欢晚会,现在却办成了央视借国家传播资源的创收机器。春晚为什么不能自我批评,为什么对于民调的负面信息和学界批评一概排斥? 

    继陈佩斯、朱时茂、赵丽蓉之后,赵本山是最受观众喜爱的小品演员。如今他为什么会被人们讥讽为“钉子户”?除了赵本山及其团队长期“将局限作优势”外,春晚导演恐怕也难辞其咎。

    中国青年报:春晚节目长达四个半小时,为什么您只说赵本山的小品?

    肖鹰: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看春晚就是看赵本山”;“赵本山好了,春晚就好,赵本山不好,春晚就不好”。你看一下春晚的历史会发现,春晚曾有很多打动人心的节目,不仅有小品,还有相声、歌曲、舞蹈。前些年的歌曲《常回家看看》,朴实、真情而优美,非常感动人心,不仅一时间唱遍大江南北,数年后还在流传。但在近几年的春晚上,有几首歌能让人记住? 

    我为什么就揪着赵本山不放?第一,他太重要了;第二,他的问题也太大;第三,他的影响太严重。要将春晚从目前的困局中拨出来,赵本山这个问题一定要解决。春晚对个别明星的过度依赖,春晚现在的竞技化、帮会化,造成了春晚现在的状况。而春晚明星化、竞技化的背后,就是文化演艺行业在商业化发展过程中,被迅速地利益集团化了。在这个格局下,靠一两个导演的确难以扭转乾坤。

    中国青年报:但也有人说,只要普通老百姓都喜欢赵本山的小品,这就足够了。

    肖鹰:这种说法显然低估了21世纪的中国民众,包括农村民众的眼界、素养和精神需要。近年来,春晚舞台充斥着低俗化、反智化。他们现在不敢嘲笑权贵、富贾,就一味嘲笑弱势群体。比如今年小品可以嘲笑为了一套房子离婚的人,他们为什么不嘲笑那些把房价炒到天上的地产商和“地王”,为什么不嘲笑那些专靠“土地财政”升官发财的“父母官”?

    尽管如此,我并不认为权贵、高官和老百姓是对立的,他们仍会有共同点。春晚的定位就应该是全民联欢,全民联欢就应该找大家的共同点。大家都是人,都有七情六欲,都有相思、怀旧,都有父母弟兄、妻子女儿。为什么不把这些美好的东西展现出来?美好的东西就没有“笑点”、没有“娱乐价值”吗? 

 

    春晚是活的中国文化符号,对国内演艺文化有着不可替代的导向作用

 

    中国青年报:您认为,春晚导演到底该怎么做?

    肖鹰:如果春晚是一盘菜,春晚导演应该做采购而不是厨师。春晚为什么难办?就是因为他们把自己当成了厨师,自己在设计节目,这就是越俎代庖了。当你去做采购时,就会发现,你的演员就是全国人民。

    最好的春晚节目,应该从民间选择。为什么大家认为春晚节目越来越假,脱离生活?关键就在于“闭门造车”。总导演把一批人圈起来搞“找笑点竞赛”。现在的小品、相声,都是导演“指定”的一批“春晚专业户”,在黑屋子中做脑筋急转弯的产物。姑且不讲他们究竟有多大心思在专务此事,就是全身心投入,这样的运作模式也是上缺氧气下缺地气。

    我认为,春晚导演的功能,就是在对当年度全中国文艺的广泛了解、对当下中国民情的广泛了解和对中国时代精神的深入认知的基础上,把优秀的节目选择出来,组织晚会的编排、表演。

    春晚回归民间,一方面要向民间取材,另一方面是要引导民间,引导民间走向更美好、更文明、更先进的艺术、文化生活。我还要强调一点,春晚向民间取材,应立足于选节目,而不是选人。张三今年有好节目,今年就选张三;明年李四节目好,就选李四。这样,春晚导演就不需要吊在一棵或几棵大树上受苦了。现在大腕的价值被绝对化、神人化了,新人怎么上来?上来了又怎么闪光?

    中国青年报:今年春晚专门设立了“草根明星板块”,这是不是民间性的体现?

    肖鹰:我所说的“民间”,不是一般所认为的限于“草根”。所谓“春晚民间性”,是一种向全社会开放。就艺术表演而言,应该让专业、业余和原生态的表演都有自己的位置。不能一说到民间,就只想到农民工。现在春晚导演的创作意识,一方面排斥所谓“学界精英”,一方面又依赖于几位“春晚老人”,以为这样就可以安全保险了。为什么呢?就是没有懂得春晚的生命线在当代中国社会整体生活中。不把这个“整体”的文化内涵搞清楚,怎么有底气办好春晚? 

    中国青年报:除了您说的春晚设计存在误区外,您认为春晚导演的根本问题何在?

    肖鹰:近年来,许多学者专家都对春晚导演有不少善意的建议和批评,但似乎春晚导演们很难听进去,明里暗里都当作“不靠谱儿”给打发了。专家学者谈得最多的、批评最严厉的,都集中在春晚节目表现出导演们缺少必要的文化视野和文化判断力。许多节目出来,大家看到的是节目的文化缺陷和伦理纲常问题,但导演们宁愿相信“笑声”,不愿相信“良知”。

    目前学界普遍的共识是,春晚最大的问题,不是没有口号、忽悠、煽情,而是缺少文化灵魂。

    所谓文化灵魂,就是正确的文化意识,就是知道我们这个时代最核心的文化精神诉求是什么。春晚作为年度最重要的国家综艺晚会,它的核心导向是维系和提升中华民族文化的认同感。

    为什么不提“中国文化”,而提“中华文化”,因为春晚不是两会,应当承担凝聚全球华人的文化仪式责任。这就是我说的“春晚的灵魂”,这是春晚导演没有抓住的。相反,他们现在不仅没有意识关注海外华人,连对国内民众,都分出三六九等,把某些领域的人士排斥在“收视主体”之外。以这样抓不住魂的方式办春晚,当然会感到领导的意志很难贯彻,群众的要求很难满足,文化学者更难对付。

    一台春晚虽然一年只演出四个半小时,也尽管它的收视率和关注度逐年走低,但对于当代中国文艺、文化仍然起着重要的导向作用。近几年,我国演艺事业普遍低俗化,春晚要负极大的责任,因为春晚的地位,决定了它对演艺文化有着不可替代的导向作用。

    归根结底,能否办好春晚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一个文化问题。春晚导演要虚怀若谷地听听文化专家、尤其是人文学者的意见,另外他们自己也要有创造力。春晚在国家文化生活中的独特地位决定了,春晚导演应具有文化战略家的视野、胸怀和文化统领能力。

    中国青年报:现在也有人觉得春晚已成“鸡肋”,不如干脆取消算了。

    肖鹰:我不这么认为。只要有中国,就要有春晚。春晚是活的中国文化符号。春晚的价值,首先是一个重要的民族文化仪式的价值,它已成为中华民族文化认同的年度重大仪式,所以春晚问题再大,批评声音再多,春晚还是有人在看。这不是春晚的节目抓住人,而是春晚这个仪式在抓人。我听说,我们的留学生在海外过年时会聚在一起打开电视,播放春晚节目——看不看、喜不喜欢另说。现在全球化运动对民族文化的消解力非常大,日常生活又是非常个人化的,春晚的文化认同和凝聚作用就显得非常重要。

    春晚必须办,并不意味着要继续搞央视春晚一家独霸大年三十的垄断局面。这20多年来的实践证明,垄断导致的不是强健,而是衰败。除夕之夜应向全国影视、网络媒体开放,允许有从中央到地方,各层次的春晚举办。这不仅为地方文化提供了春晚空间,而且也只有在百花齐放的局面下,央视春晚才可能在竞争中重发生机。

    我建议,在准确定位、坚守底线、把握导向的前提下,给春晚主办人员极大的自由。春晚主办人员现在的问题是:对上是简单的听命,对下是廉价的迎合,还夹杂一些莫名其妙的交易,这多重钳制下来,春晚主办人员除了找骂,还有什么可作为呢?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